体育赛事平台-俄杜马议员再爆猛料:俄战后建立“新乌克兰”,总统是梅德韦杰夫

提到俄罗斯,人们最容易联想到的就是普京总统。从2000年,普京初次站在克里姆林宫的权力核心至今已超过20年,这期间俄罗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让很多人忽略了俄罗斯另一位政治人物——梅德韦杰夫。

6月16日,据俄杜马议员米哈伊尔·杰里亚金曝出猛料:特别军事行动后,梅德韦杰夫可能会担任“新乌克兰”总统。而梅德韦杰夫一直被外界认为是普京的接班人,不过这次看来,他应该另有任用了。

其实,梅德韦杰夫此前是一位“亲西化”的政治人物,其对西方有着天然的好感。

在梅德韦杰夫任职俄罗斯总统期间,他提出俄罗斯需要全方位的改革,并提出全面现代化战略,该战略分为三个方面:

在政治方面,他认为平衡政治稳定和政治民主后,要追求最大限度的政治环境自由,保证政治稳定后,寻求政治环境的发展。梅德韦杰夫显然是在推着俄罗斯向着西方靠拢,积极搞起民主自由化,梅德韦杰夫自由派的政治主张同普京提出的"可控民主"有很大的差异。

在经济方面,梅总统认为国家经济需要调转方向,调整经济结构,以务实为主,服务于国民的切实需求。也就是说,梅总统认为要改变俄罗斯经济上依赖能源和以重工业为主的现状,扶持发展民用工业,考虑到俄罗斯的经济现状,这意味着俄罗斯军事所倚靠的重工业基础可能会崩盘。

在社会方面,梅德韦杰夫更多地关注教育和税收等西方国家传统的福利民生问题,他要建成和西方一模一样的社会福利体系,在社会结构上与西方保持一致。

这是俄罗斯从苏联独立出来后,在梅德韦杰夫带领之下从内部改革,努力融入西方的又一次巨大尝试。

在梅德韦杰夫之前,普京更早进行过融入西方的尝试,也更早看清了西方世界的真实面目。当叶利钦将新世纪的俄罗斯交到普京的手里时,他也曾想象着改变俄罗斯被孤立的现状,频频示好美国时任总统小布什。

在“9 11”事件后,普京第一个给小布什打电话进行了问候。随后,美国以反恐为由,要求派兵进入中亚。对于美国人提出的要求,包括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伊万诺夫在内的强硬派坚决反对美军进入中亚,表示:“我看不到任何让美军进入中亚的可能”。

但最终被普京压了下去,普京支持美军在中亚建设军事基地并开放中亚国家的领空便于美军空袭。二十年前的1979年,苏联为了守住在中东的利益,并尝试染指印度洋,入侵了阿富汗,在此的十年里,苏军阵亡超过了十四万,如今俄罗斯却放任美国把手伸进阿富汗。

对于俄罗斯的“涌泉之恩”,美国认为理所当然,并且“涌泉相报”。2004年3月,北约一次扩充了七个成员国,包括与俄罗斯接壤的波罗的海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

在这次任期中,普京明白了:当美国人打你的左脸时,他还想打你的右脸,普京知道俄罗斯只能和美国对抗下去。

而第一个任期的梅德韦杰夫却还对美国抱有幻想,带着他的“全面现代化战略”追求着全面西化。美国看着俄罗斯伸出来的右脸,毫不犹豫地打了下去。

梅总统在国际形势中相当忍让,同第一个任期的普京对西方世界存有幻想一样,面对美国军事的前压,梅德韦杰夫认为“退一步海阔天空”。

2011年,美国煽动了阿拉伯之春,在中东掀起颜色革命,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下了台,也门叙利亚等多国政局动荡,同年的联合国大会上,梅德韦杰夫政府在是否出兵利比亚的决议上投出弃权票。梅德韦杰夫此时已经无底线地用热脸去贴西方的冷屁股,即使这样会导致俄罗斯军事工业最后的客户朝不保夕,任由美国挖俄罗斯的地基。

抛弃了西方幻想的普京重新当上总统后,马上力挺叙利亚,给这个在中东硕果仅存的盟友送去了大量军事援助,并派出空军协助叙利亚政府军的地面攻势。

俄罗斯的转变并没有改变美国,美国还是继续找机会打俄罗斯的脸。2013年底,美国又把火烧到俄罗斯的门口,美国资助的亲西方势力,在乌克兰上演了颜色革命。美国对颜色革命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在美国的指导下,短短三个月,时任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就被迫跑路到俄罗斯。

这一次普京毫不犹豫地派兵进入了乌克兰,并控制了克里米亚,普京的强硬多少让西方国家感到了惊讶,西方立刻进行制裁。在一轮轮的制裁之下,俄罗斯的GDP缩水近一半,主持政府工作多年的梅德韦杰夫自然不能再无视西方对俄罗斯自始至终都存在的敌意。

如果乌克兰的颜色革命和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让梅德韦杰夫动摇了融入西方的想法,那么俄乌冲突就是真正让梅德韦杰夫认清了西方。

梅德韦杰夫近日在社交平台上发布帖子称:“我看到一份报告,乌克兰要在两年内收到西方的液化天然气来度过冬天。但谁说过,两年后,乌克兰还会出现在地图上?”

梅德韦杰夫还在社交平台中写道:“人们经常问我,为什么我的帖子如此严厉?因为,他们是混蛋和人渣。他们想让我们死,让俄罗斯死。只要我活着,我会做任何事情让他们消失。”

这是梅德韦杰夫对俄乌冲突的强硬表态,说明他已完全放弃了亲西方的幻想,这样的人的确是“新乌克兰”总统的合适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