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体育-

英国《泰晤士报》7月23日文章,原题:全职家庭医生时代正在结束吗? 自从出院后,食道癌患者席勒因排尿困难而使用导尿管

英国《泰晤士报》7月23日文章,原题:全职家庭医生时代正在结束吗? 自从出院后,食道癌患者席勒因排尿困难而使用导尿管。尽管疼痛难忍,他还是没能当面接受医生的诊治。2017年8月17日,他在送医途中死于败血症。法医马奇将该事件归咎于席勒“没有被一名全科医生当面看过”。

席勒原本可以预防的死亡,是初级医疗出故障可能导致的极端后果。然而,“抓不到”医生的现象正席卷英国。最近一项对71.9万人进行的调查显示,约47%的受访者很难与其全科医生(全科医生执行全科医疗的卫生服务,又称家庭医生——编者注)取得联系。

全科医生系统是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看门人”,曾是其王冠上的明珠。20世纪40年代末,全科医生在自家客厅工作,他们被允许以小企业形式行医,并以此获得更多资金。“我向他们嘴里塞满金子。”时任卫生大臣安奈林·贝文说。

从那以后,为患者提供“从摇篮到坟墓”医疗服务的流动家庭医生模式被保留下来。然而,近75年后,这种家庭医生的理念几乎消失殆尽。该问题可被归结为供需之间的斗争。对医疗服务的需求从未像现在这么高:英国人口比以往更多、更老且更多病。过去10年,英格兰人口增长7%,但65岁及以上人口增加了21%。

然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许多手术和常规医疗被推迟。在医院可以治疗之前,这些病患由全科医生负责。与此同时,英格兰200万长期新冠肺炎患者也需要照顾。此外,全科医生还要参与疫苗加强针接种工作。今年5月,全科医生预约量高达2830万次,2019年5月该数字为2530万。与需求增加相比,全科医生数量在下降:全职从业者人数从2015年的2.9万降至今年5月的2.7万,这意味着每个全科医生负责的人数从1870人升至2040人。

如今许多全科医生从事“组合职业”,2020年他们跻身收入最高的3%行列。然而,高收入未能阻止许多人离开该行业。调查发现,1/3的全科医生考虑5年内改行。疲惫成为整个医疗行业的问题,尤其在疫情期间。皇家全科医师学院负责人马丁·马歇尔表示,全科医生陷入了恶性循环。

家庭医生时代可能正在结束。“1990年全科医生处理90%的初级医疗问题。”马歇尔说,“但现在只能处理一半。”全科医生杂志《脉搏》编辑卡法什说,英国政府和NHS不断呼吁全科医生提供更多服务并表示将增加有关资金,“但钱不是问题所在,纯粹是忙不过来。”钱在1948年可能管用,但如今“向他们嘴里塞满金子”不足以挽回家庭医生。(作者汤姆·卡尔弗,丁玎译 )